第八十五章(结局)
作者:守约      更新:2014-04-12 22:59      字数:3036
  第八十五章(结局)

  一个明媚的午后,一个身穿职业装,剪着一头短发的女人,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来到了××陵园。

  走到了指定的墓碑前,女人蹲了下来,轻轻的把花放到了墓碑旁边。

  女人直起了身,看了看墓碑上的先人的照片,然后弯下了腰,向先人鞠了一个躬。

  “伯母,秋影来看您来了。”

  女人缓缓的开口了,原来,她是叶秋影。

  末了,叶秋影只说完了这么句话,她沉默了起来。

  “唉,伯母,我让你笑话了,我没能嫁给海涛哥,没能做成您的儿媳妇……海涛哥,他现在应该很幸福的吧……”

  最后这句话,叶秋影像是说给余母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呵呵,不管了,总之呢,只要海涛哥他开心快乐,我们也都为他高兴,是吧,伯母!”叶秋影说完,做了个深呼吸,像是释然了什么似的。

  接着,叶秋影又是一阵沉默。

  “伯母,您一个人在这,一定很寂寞吧?您放心吧,以后,秋影会常常来看您的。我会陪你聊聊天,讲讲海涛哥他们,这样,您以后就不会这么寂寞了。”

  “伯母,秋影要走了,您要好好的,秋影会很快就又来看您的……”

  不知什么时候,叶秋影的眼泪就开始流了下来,她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水,在看了余母灰色的照片后,慢慢的转身想要离开。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飞啊,飞啊……”

  ……

  叶秋影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擦干自己的眼泪,两个大人们和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与她相对的,越走越近。

  叶秋影把脸别过一边,眼睛看向别处,她这样做,无非是不想让人看到她流泪。

  “小蜜蜂……飞……飞……”

  声音离叶秋影越来越近,在一个拐弯处,叶秋影是正好跟着发出声音的人们碰了个正着,原来是两个大人正手拉手牵着他们跟前的一个小孩子。

  似乎觉得自己流泪流得走着尴尬,叶秋影眼神流离,双脚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秋……秋影?!”一个年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男子忽然间停下脚步,开口冲着叶秋影的背影大喊到。

  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叶秋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向背后看去。

  “原来真的是你啊,秋影!!”

  “海涛哥胡叔叔,你们……”

  原来,这两个大人不是别人,正是余海涛和胡建明。

  此时,站在叶秋影面前的,一是余海涛,二是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的胡建明。

  “秋影,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余海涛兴奋的,向叶秋影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而叶秋影的反应则是感到有些不自在了,她待在原地,完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余海涛。不过还好,待余海涛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叶秋影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

  “海涛哥,我……我是昨天才刚刚回来的……”

  “秋影,我对不起你,我欠你一份人情,五年年了,你终于是回来了。”余海涛兴奋得,展开双臂,抱住了叶秋影。

  叶秋影还没弄清楚状况,便被余海涛一把的拥抱住了,她有些慌乱,慌乱中,她看到了站在余海涛身后的胡建明,于是,她轻轻地挣脱开了余海涛的拥抱。

  “秋影,对不起……看到你回来了,我太激动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余海涛赶紧向叶秋影道歉。

  “海涛哥,没关系……”叶秋影小声的说到。

  叶秋影嘴上是这样说,但是她此时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胡建明怀里的那个小男孩身上。

  胡建明看到了,于是微笑着,开口了:

  “秋影,欢迎回来!”

  “胡叔叔好……”

  叶秋影礼貌性的向胡建明问好,但是她的眼光,此时此刻,全在胡建明抱着的那个小男孩身上。突然,叶秋影的双眼注意到了小孩子身上的那条链子,一时间,叶秋影顿时有些明白了。

  这个孩子,和海涛哥,一定有着不平凡的关系吧,叶秋影心里想着,她心里大概也有七八分猜到了胡建明抱着的这个小男孩的身份。

  小男孩戴着的链子,就是余海涛送给叶秋影的那条项链,是胡建明送给余海涛的那条链子。那个小地球,代表着唯一……

  叶秋影眼睛湿润了,她明白那条项链的意义,既然那条项链现在已经戴着了那个孩子身上,那么,这一切,都能说得清楚,一切都已成为定局了……

  余海涛察觉到叶秋影的变化,当他看到叶秋影一直看着胡建明抱着的那个孩子时,于是赶紧解释说:

  “哦,秋影,忘了跟你介绍一下,这孩子,是老胡她女儿的儿子,叫乐乐,他爸妈今天工作有些忙,我和老胡替他们照看他一下。”

  听了余海涛的话,叶秋影有些愣了愣。

  “呃,秋影,这事呢,说来话长,你知道,他们些个年轻人,擦枪走火,难免会有些意外嘛。所以,他们就顺势结婚了,也就是这样,乐乐就来到这个世界上了。”

  余海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向叶秋影解释着这对他们之间毫无关系的事情。

  “这事,我们以后再说吧,哎,对了,秋影你来这,是拜祭……”余海涛觉得自己的解释有些不自然,于是赶紧转换话题。

  在旁的胡建明听了余海涛的这么些话,微笑着有些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

  “哦,我是来拜祭伯母的,这些年,我一直在国外,好久都没能过来拜祭拜祭她,所以……”

  “真的谢谢你,难得你有这份心,我妈妈在天堂看到了,她一定会很高兴的。”余海涛感激的,向叶秋影说到。

  “海涛哥,你这是什么话,在我心里,我早就把伯母当成是自己的家人了,来拜祭拜祭她,是理所应当的。”说完,叶秋影淡淡的笑了。

  余海涛听了叶秋影的话,看到她脸上的微笑,知道是自己的原因,他和叶秋影最终没能成为一对夫妻,一时间,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既然我们都来了,那我们就一起再去拜祭拜祭海涛的母亲吧?”胡建明看着叶秋影说到。

  “秋影,你觉得呢?”余海涛抬起头,看着叶秋影,眼里充满着一丝期待。

  “嗯!”叶秋影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余海涛胡建明和叶秋影,三人一起去拜祭了余母。整个过程,余海涛是跪在了他母亲墓碑前,而叶秋影,一直看着余海涛,没有说一句话。

  余海涛他们三人离开了陵园之后,一起去了家餐厅吃了顿饭。再和叶秋影聊了些东西后,便和她分别回家了。

  望着叶秋影远去的背影,余海涛是一阵叹息。

  “海涛,怎么了,后悔了?”胡建明抱着乐乐走到余海涛,微笑着问到。

  “后悔,后悔什么?”余海涛想不明白,胡建明口中的后悔是什么。

  “就是选择和我在一起啊,你看秋影,人家这多好的一女孩子,是不是觉得有些后悔了?”胡建明笑着解释说。

  余海涛一把握住胡建明的右手,笃定的对他说到:

  “老胡,你知道吗,从我一开始选择了你,我就没有后悔过,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看着余海涛那坚定的眼神,胡建明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夜,卧室里。

  余海涛躺在床上,紧紧的拥着胡建明,今天晚上,他可不像平常那样能够很快的,就进入梦乡。

  余海涛这个样子,让胡建明感到奇怪,于是便打趣的问他:

  “怎么,今天见到秋影回来了,睡不着觉了?”

  “才不是呢!”余海涛一口否定了胡建明的问话,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到,“是有一点,不过我现在想的,不是这件事。”

  “哦,涛儿,你在想什么呢?”胡建明问到。

  “老胡,我有个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啥事?”

  “明天,我们去领养个孩子吧?”余海涛抬起头,看着胡建明,说到。

  “领养孩子?”胡建明有些惊讶的说到。

  “怎么,老胡,你不答应吗?”看到胡建明的反应,余海涛这心里,倒是变得紧张起来了。

  “呵呵,怎么会,涛儿,其实,叔心里啊,早就有这个想法了!”胡建明微笑着解释到。

  “真的吗,老胡,你真好,这其实,也是我爸跟我提的条件,他对我说过,只要我和你领养个孩子,作为他未来的接班人,他是再也不会干涉我们的事情了。”余海涛高兴的,在胡建明脸上亲了一口。

  “呵呵,只要以后,能够天天与你在一起,你想做什么事情,叔都答应你。”说完,胡建明紧紧的搂紧了余海涛。

  “老胡,领养了孩子以后,就让我对你的爱,在他的身上延续下去,他就是我们爱的结晶,爱的证明!”余海涛动情的,向胡建明怀里靠了靠。

  “嗯!”胡建明感动的,闭上了眼睛……

  有道是:

  不盼红烛

  但愿相依

  白发苍苍……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