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风雨同舟
作者:清凉书院      更新:2019-11-21 15:55      字数:1993
  却说他二人肚子咕噜咕噜地叫,可田说:“咱们再去你老乡那个湘菜馆吃一顿,好庆祝你下周就可以出院了。”荒山说:“庆祝我出院,自然我请你,你说呢?”可田有些累,不再争执,点头默认。二人并肩走出了医院,走进夜色。

  雨还在下,外面有些冷。车流人流少了许多,闪烁的霓虹在马路上的小水坑中晕出光圈,有些晃眼。可田和荒山共撑一把伞,靠得很近,可田微微感受到荒山的体热。可田撑着伞,将伞倾斜在荒山那边,荒山见可田一边的衣服湿了,关切地说:“傻瓜,你把伞撑正就行了,我也淋雨不着,何苦偏向我这一边?”

  可田听了,笑着说:“人家心疼你,难道你不知道?”荒山也笑着说:“你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一路上有说有笑,不觉就到了熟悉的湘菜馆。可田和荒山各点一个菜,要了米饭,简单而快乐地吃起来,详细不表。

  饭后,他二人回到医院。荒山见可田眼圈发黑,走路有气无力,就让他睡在自己的病床上,自己坐在小凳子上,爬在床边将就了一夜。可田实在太困了,没有拒绝,倒头便睡,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早饭后,可田邀荒山一道去附近的龙岗书城看看,荒山欣然同意。二人坐公交,不消半个钟就到了万科里站台,兴高采烈地朝书城走去。

  刚一进门,他们就被橱窗的装饰吸引,有花,有书,有茶器,别样情调。

  他们沿着楼梯,蜿蜒向上,不时的停下脚步,观看墙上的装饰画。

  一盏橘色印花小黄灯,灯下就是一方天地。

  走进书城,一排排畅销书映入眼帘,再往里面走,可以看到古代的线状诗册。浓厚的书香气息,营造出一种舒适、温馨的阅读氛围。

  在这里,即使不买书,呆上很久,也不会有店员来阻止你。

  他二人没有急着找地方坐下,先走走看看,感受一下它的气息,顺便挑选一个方便自己阅读的小天地。这里年轻人居多,也不乏乖乖坐在儿童区地板上,看书的小孩子,戴着老花镜拿着纸本摘抄的银发族。每个人都在安静地阅读。他们放慢了脚步,害怕鞋子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会惊动沉浸在阅读中的人们。

  除了书籍,书城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小东西:旅行地图、明信片、CD、花束等,像一个综合的艺术空间,很多东西待你去探索。

  在书城,荒山对可田说:“逛和购的过程很享受。”可田说:“在这里,如果没有表,永远猜不出现在是几点。随时有人加入,随时有人悄悄地离开。你看,累了的人就趴在桌上,或靠在墙边小憩一会儿,醒来就继续阅读。”

  荒山到桌子附近的去挑了一本摄影的书来看,回来的时候可田才注意到,此时跟他们一排桌子的只剩下一个看起来年龄相仿的男生,在一边看书,一边做笔记。可田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坐在旁边的,也没注意到身边的其他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可田抬头看了一眼温暖灯光下,认真在笔记本上写字的他,又看看荒山,内心涌起真好的感觉。

  期间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背着书包从荒山面前小心翼翼地走过,荒山往后缩了缩腿给他让路,他很不好意思地双手合十说着对不起,然后轻轻地走了过去。荒山忍不住有点想笑,觉得他很可爱,他这么抱歉,弄得荒山也有些不好意思,就说着没关系,然后继续低头看书。

  这样的场景,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书店,一直不断在上演。让可田觉得,这个书店有魔力,它不仅拉近了人与书籍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开阔的空间,浅棕色基调,柔和的暖光。即使人很多,但感觉不到一丝的嘈杂。细细的翻书声,轻缓的背景音乐,深沉的木地板,整齐而蕴含知识海洋的一排排书架,那宁静美好的一切,仿佛能把人瞬间从喧闹的城市带到一个不紧不慢,自由翱翔的文学世界。

  数不清的角落台阶上有数不清的人,在数不清的安静小天地里,享受着和手中心仪书籍的心灵对话。

  可田说:“喜欢看书城里的众生相,不知道他们生活如何,可能他们有着读书这一共同爱好吧。”荒山说:“是啊!生活大多艰难,能保持一颗对生活炽热的心,在浮躁的日子里,静心翻书,闻闻墨香,着实不易呢!”

  做自己喜爱的事,犹感时间之短。定好的闹铃响了起来,已经上午十一点半,他们早上七点半过来,不觉已过了四个小时,就像四分钟一样短暂。可田还急着回公明,参加周日下午四点的例行培训。

  荒山见可田喜爱文征明小楷抄写的《文赋》《醉翁亭记》,就悄悄地帮可田买了,走出书城才告诉可田。可田生气地说:“网上买,实惠不少,害你破费?”荒山笑着说:“都照你这样想,书城还不倒闭?咱们在这里享受了半天,好歹支持一下人家呀!”

  可田说:“你真是比我还菩萨心肠!我也不能亏着你。到时候帮你复习,你通过自考提升一下学历,将来万一有变,好找工作。”

  荒山说:“正有此心,苦耐没人指点门径。现在有了你,自然顺风顺水,学历指日可待了!”

  可田紧握着荒山的手说:“一言为定,哪怕考试再苦,你不能中途反悔!”

  荒山紧握着可田的手说:“一言为定,哪怕考试再苦,我不会中途反悔!”

  雨后的天空,像泪洗过的良心,明净而高远。不知什么时候,天晴了,阳光露出了笑脸。

  荒山目送可田上车回公明,可田在车上眼眶湿润,内心呼喊着: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