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天空之城12      更新:2019-11-21 11:54      字数:2391
  第十三章

  来电提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掐了没接。

  可马上,这个电话又响了起来,我心里犯嘀咕,是谁啊?

  :喂!

  我漫不经心的按了接听。

  :赶紧给我回来。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咆哮:我在你楼下都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

  我去,在电话里那么大声干嘛,我又没叫你来,等了一个小时了不起啊,。

  我腹诽不已,却还是略有迟疑的回答:我,我,我在吃夜宵。

  我干嘛有点结巴?

  :和谁?老头立即反问。

  :我自己吃不行啊,我上自习肚子都饿了。

  :赶快回来,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啊?我心里为何掠过一阵惊喜,不,不,不,这是糖衣炮弹,我应该拒绝的,可为什么脚就不听使唤的往回走了呢,这夜宵还没吃完呢。

  我刚走到以前的老宿舍那边,电话又响了:你到了没有啊?怎么那么慢?

  电话里迫不及待的问。

  不是,这才过了几分钟啊,我走回去不得花时间啊。

  :马上到了,马上到了。

  我都感觉到我在电话里有些点头哈腰似的低声下气,我这是,我感觉我对自己是有点纳闷的,我干嘛这么老老实实的听话啊。

  远远的,看到老头的车停在楼下,而他正在一楼的屋檐下抽烟,那个厚实的身影和硕大突出的肚腩很好分辨。

  :上自习上到这么晚啊?

  当我下坡走到拐角的时候,老头一面吐着烟雾,一面大声问。

  我没有回答,但加快了脚步,等走到屋檐下,刚到老头身旁,老头居然顺势伸手来抚摸我的脑袋瓜,那胖胖的肉手刚一接触我的头顶,就顺手抓了抓我的头发,一股异样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从头顶一下传遍我全身,感觉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似的。

  我连忙一闪身,躲到了他不能触及的范围,也摆脱了他手的触摸。

  老头好像愣了一下。

  我连忙说:哦,上去吧。

  老头这才扔掉烟屁股,一把拉开车门说:怕粥凉了,我还开着空调哪。

  我看着他从车里拿出几个塑料袋,塑料袋里头装着打包盒。

  :接着呀!

  老头弯着腰,头还伸在车里,侧头对我说:我先把车子熄火。

  我连忙去接,却见老头弯腰的这个姿势,怎么看怎么撩人,那厚实而圆润的屁股,真是让人垂涎三尺。

  等老头熄了火,关上车门,我还愣在原地没动。

  老头直起腰转身往后退一步,正好撞到我身上,我心里一阵惊慌,瞬间脸都红了,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揭露曝光了一样。

  我干嘛这么心虚呢?

  :走啊,愣着干什么?

  老头催促。

  我晕,我刚才居然有点晕乎乎的。

  :哦!

  我讷讷的应道,自知心虚,便往楼上走去。

  到了房间,我把打包盒放在桌上。

  :这是我从小福楼专门给你带的。老头说,眼神却好像在期盼着什么。

  哪料我心中在想,哼,还不是在那里应酬才顺便带的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剩下的。

  可是不对啊,我应该感谢才对吧,老头专门打包送过来,不辞劳苦的。

  :又发呆,快吃啊,看看海鲜粥凉了没有?

  我连忙打开饭盒,粥还是热的,一些其他的小吃也是温的。

  海鲜粥自然美味无比,小福楼的东西当然没得话说,本地的金字招牌。

  我这边正享受美味佳肴,老头已经悠然的点了烟。

  :不要抽那么多烟吧,你刚才在楼下都抽了一根。

  我不自觉的劝了一句。

  老头看了看我,眸子里好像在闪烁着什么,我不敢与他对视眼神,就连忙把头低了下去。

  等我再抬起头的时候,老头已经把烟掐灭了。

  :这里很简陋,住得还习惯吗?

  老头问。

  不知道他是真关心还是没话找话。

  :还行吧,我们以前也是住的老式宿舍。

  我一面囫囵吞咽一面回答。

  老头哦了一句又没话了。

  我忽然一下想起来,问: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你还说?

  老头好像一下气从胸中起:给了你二张名片,你是不是都扔了?

  顿了一下又说:我是怕粥凉了才给小李打的电话问你的号码。

  :哦,是他告诉你的啊。

  老头作势瞪了我一眼。

  我又恍然想起,我伯父怎么会不知道我的电话?唉,算了,李X早就发现了吧,他走都走了,管他那么多。

  老头不会今晚又想睡这里吧,我心里想,我这里这么简陋,床也那么窄,而且他干嘛不回家呢?他不是有老婆孩子的吗?

  一想到这里,我才觉得事有蹊跷,好像我以前一直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真是后知后觉,是啊,老头不是应该有家庭的吗?

  如果他要睡这里?我应该怎么办?他都给我送夜宵了,我总不能赶他走吧。

  我一下没有主意,算了,等会儿看他自己决定,他要睡就睡,要走就走,反正,我守好自己的底线就好。

  吃完了夜宵,我准备去洗澡,我看了看老头,他斜躺在床上,闭目小憩,白里透红的胖脸上浮现着丝丝倦容,我不知道他作何打算。

  罢了,我先去洗澡吧。

  等洗完回来,老头已沉入梦乡,鼾声阵阵。

  这下我犯愁了,要不要推醒他呢?他这样斜躺着,我也没法睡啊。

  老头的西装有些凌乱,被子也没盖,白衬衣扎在裤腰里,圆鼓鼓的肚子在上下起伏,肉乎乎的手自然蜷缩着。

  我心中有些悸动,这是个招人稀罕的老头,照说应该有大把的小年轻来追求才对啊,却不知为何睡在这样一个冷清而简陋的出租房里。

  我又打量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还是决定把老头推到床里边去。

  我轻轻在床沿坐了下来,轻轻抬起他的脚,脱掉他的皮鞋,他的皮鞋不是系带的,很容易脱掉。

  鞋脱了,他鼾声依旧,看样子并没有打搅到他的睡意,他的脚也是肉乎乎的,黑色的棉裤包裹着短小的脚掌,显得非常的可爱,我不知道为何会对他的脚用出可爱的形容词来,可是,那就是种可爱的,萌萌的感觉。他的脚似乎并没有什么味道,我甚至把他的皮鞋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更多的是皮革的气味,这说明老头非常注意卫生。

  要不要帮他脱掉衣服呢?我犯难的犹豫着,可是,看着老头这个体重,如果不把他叫醒,恐怕颇有些费事,还是作罢。

  我使劲的推了下老头,却动也没动,想了想,我便先移动他的腿,一只一只往里搬,等二只脚都移到里边,再推一下他的臀部,他便整个人都侧身靠墙了。

  这时,他的鼾声停了下来,我不知道他醒了没有,他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

  我看着这个充满诱惑的身影,轻轻的关了灯。

  灯灭了,房子里一片漆黑,远远的,外面街面上传过来夜市的声音,热闹着他人的热闹。

  在这种情形下,我很难睡着,老头侧着身子,我得以平躺下来。

  过了一会儿,老头的鼾声又起来了,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动也没动。

  我拉了被子给二人盖上,情不自禁侧身朝向了他那边,又默默的把二人的距离拉近了一点点。